進入生命體會,讓生命向自己開始說話

當我每次進入諮商室,我的目的不是去教導或修正甚至修理、修改,而是去理解生命和促進可能性。這反映了我實務工作中的一個核心價值:案主和治療師之間的權力應該是平衡的,避免將案主僅僅視為對象、破碎待修例的物品,而是活生生的生命。在我看來,心理治療不僅僅是一種「炫技的把戲」,而是一次真正進入人類經驗核心的旅程。

人有盲點,不必刻意挑選話題,答案自己會跑來找你


諮商會談不僅僅是在有限的時間與空間下的角色互動;它們是深入人類心靈的深刻旅程。作為一名初出茅廬的治療師,我學會了謙虛和洞察力地導航這個旅程。受到傅斯年「一天只有21小時,因為剩下的3小時是用來反思」這一觀點的影響,我會留出時間和空間來思考我的行動和決定。正如Margaret Rioch在1976年所建議的那樣,這種反思實踐對於理解不僅僅是我們的案主,而且還包括我們自己,至關重要。「如果治療師不知道他們潛在地是殺人犯、騙子和懦夫,他們就無法在治療上處理案主中的這些潛力。」(Margaret Rioch,1976)

受傷的療癒者,症狀是種呼喚


在治療中,我們經常遇到標籤化的困境。雖然在心理學中診斷標籤可以簡化分類,但它們也有可能使個體非人性化,特別是那些來自少數群體的個體。將人不斷歸類到不同疾病的做法是心理治療的一大挑戰,我們應該看見診斷背後的人,而非僅是標籤。

成為治療師的路途並不是一帆風順的。我所面臨的健康和非主流性取向的掙扎,深刻地影響了我的治療方式。這些經歷教會了我同理心和理解的重要性,讓我能夠在更個人的層面上與案主建立聯繫。當治療若真實現身會有益時,我會對我的案主透露我的身份和經歷。這種開放性有助於建立信任和「母子一體」的關係,這在治療關係中至關重要。然而,我也認識到維持專業界限的重要性,並確保自我揭露始終符合案主的最佳利益。

相信當下、互動、經驗:無聲勝有聲,盡在不言中

沙盤治療透過摸沙、搓沙、揉沙、挑選物件和擺設沙盤等活動,人們能夠創造出各種浮現在腦海中的內在意象,從而喚醒和支持內在的自我療癒力量,以獲得情感深層轉化的機會。讓我們從過去的回憶中,找到力量回到現在;從畫面中,直接感受與體會。

在沙盤治療中,不需要刻意選擇話題,因為每個人內在的世界都是廣闊無垠的,而生活中遇到的困難只是小島。沙盤治療可以幫助人們看到自己的力量,並透過積極想像的形式來進行自我療癒,常常在製作沙盤之後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發現。

沙盤治療是一種非語言性質的治療方式,通過沙盤和模型物件來表達內心感受,這比單純的語言表達更加直接,同時也不會擔心說錯話或透露事件隱私,也不會讓心理治療成為一種抬槓或爭辯的口水戰。讓我們身心安頓、踏實、平靜,一點一滴慢慢拾回遺失的自己。

安靜地陪伴自己的內心,等待內心的成長、療癒和茁壯


我的專業理念植根於與案主同在他們的「現象場」的哲學。這涉及放下所有的假設和推測,從而真正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。這種立場幫助我區分主觀思想和客觀事實,保持謙遜和開放。這樣做,我慶祝每個人的獨特性,呼應了「當你看到人們時/遇見自己時,你應該慶祝」的情感。

在治療中,理解案主整體是至關重要的:澄清案主的追求和掙扎,根據他們獨特的生命背景制定專屬的治療地圖,相信案主的故事,並陪伴他們踏上一段尊重他們過去、參與他們現在並為未來做好準備的旅程。既然是旅程,就有方向、有沿途風景可以欣賞…
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